国际铁矿石市场资源虽然被三个大的公司控制,由于与力拓达成了与巴西淡水河谷完全不同的长期合同价格。铁矿石供需关系将达新平衡

在宝钢与力拓的2008年度谈判长期价格出炉后,澳洲另一大矿山巨头必和必拓表示,仍没有与需求方的钢厂达成价格协议,且表示“力拓价格”仍与目前的市场情况有差距。
分析人士指出,由于与力拓达成了与巴西淡水河谷完全不同的长期合同价格,从而打破了传统的定价机制,今后的铁矿石谈判将增添更多不确定因素。
前天,宝钢与其中一家澳洲矿业公司力拓达成了2008年矿石长期合同价格协议,涨幅高至96.5%,高于今年稍早中国钢铁企业与巴西矿产商淡水河谷达成的65%~71%的涨价幅度。对于“同城兄弟”与中国钢铁企业达成的这一结果,必和必拓首席执行长高瑞思(MariusKloppers)昨天表示,谈判结果与之前的其他供需双方谈成的结果相比已向前进了一小步,因为这证明市场承认了运费差异,澳洲铁矿石生产商可以较高的离岸价格抵消较低的运费,这是澳洲矿产企业长期以来一直希望的。
但高瑞思拒绝谈论该结果更深一层的影响和必和必拓是否会接受这一价格,只是表示,目前力拓与中国谈定的价格,与市场情况依然有所差异,还不足以完全反映目前市场的情形。
据宝钢与力拓达成的协议,2008年度铁矿石的长期协议价格平均上涨了约85%,这相当于比巴西与宝钢谈定的价格增加了每吨10美元左右的成本,而目前巴西到中国与澳洲到中国的运费差价在每吨50~60美元左右。
“我们目前要求抵消长期运费价差估计值的约四分之一,”高瑞思说,“很明显,这方面我们还有工作要做。”
分析师昨天指出,对于宝钢与力拓价格协议达成后,钢铁企业的成本再度增加,粉矿协议价上涨79.88%,将使其采购成本比去年增加41.8美元/吨,比按巴西南部粉矿65%的涨幅多支出7.84美元/吨;冶炼一吨生铁的成本也相应增加65美元/吨,比按巴西南部粉矿65%的涨幅多支出12美元/吨。
至于对现货市场的影响,这一协议的达成减少了市场不确定因素,估计会小幅推动目前现货矿上行,同时将使港口库存矿的销售变得相对活跃。
不过,这一协议的签订,将为今后的铁矿石谈判增添许多不确定因素。众多分析师认为,由于此次与力拓达成协议后,意味着长期以来不同供应商的长期合同是同一个价格的机制被打破,那么明年澳洲供应商仍然会提出同样的要求。另外,巴西淡水河谷公司以后也可能将不再率先与钢厂达成协议,而是等待澳洲供应商达成协议,直接接受其达成的涨幅,这时候钢铁企业可能不再像今年一样那么容易要求其涨幅低于澳洲供应商的涨幅。根据测算,与淡水河谷达成的价格相比,力拓将多获得近20亿美元的收入。
昨天,宝钢股份、武钢股份等钢铁股都有所下跌,一些分析师也看淡钢铁公司下半年业绩。因为即使将所得税率下调的因素考虑在内,今年一季度钢铁公司利润增速也仅20%左右,放缓趋势明显。而随着焦炭和电价的上升,未来钢厂通过提高价格消化成本的能力也将有所减弱。

上周末,由宝钢领衔的国内钢铁企业与澳洲铁矿石巨头的谈判接近收官时刻,宝钢股份总经理伏中哲表示,“我们将积极争取最好的结果,同时我们也做好了出现最坏情况的准备”。伏中哲称,铁矿石价格谈判对中国钢铁企业意义重大,矿价的上涨一直推高国内钢铁企业的生产成本,钢铁生产的主要原材料成本大约占粗钢总成本的60%以上。

而日前揭晓的谈判结果证明,宝钢的努力没有争来“最好的结果”,不过是不是“最坏情况”,来自宝钢、贸易商和市场分析人士的观点则各有不同。

宝钢:涨幅可以接受

宝钢股份副总经理、董秘陈缨表示,针对如何应对澳洲以及巴西铁矿石大幅涨价的难题,宝钢认为,铁矿石涨价后供需关系将在新的层面上达到平衡。“国际铁矿石市场资源虽然被三个大的公司控制,矿石市场却是一个完全受供求关系影响的市场,从2008年来看,今年全球铁矿石市场处于供需基本平衡的状态。钢铁企业一方面将会注重原燃料资源的战略控制,一方面将会不断优化产品结构,多生产高附加值产品,提升自身的竞争能力,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

宝钢人士昨天告诉记者,铁矿石上涨对公司成本的影响肯定有,但预计影响不会大。据测算,不久前巴西淡水河谷南部系统粉矿价格上涨65%(考虑到卡拉加斯粉矿的质量优异,卡拉加斯粉矿在南部系统粉矿的价格上溢价0.0619美元/干吨度铁),受此影响宝钢今年吨钢成本上涨350元,此次澳大利亚粉矿上涨幅度较之巴西超出不太多,带给宝钢的额外成本还是可以接受的。“如果全用‘澳矿’,增加的成本大约比使用巴西矿高出130元每吨,目前宝钢原材料中大约50%使用澳矿,则比使用巴西矿高60元每吨”。

无论是每吨60元,还是130元的铁矿石成本,对于议价能力强、产品以技术含量高和附加值高的品种为主的宝钢,都是可以轻易化解或者覆盖的。6月20日,宝钢刚刚上调了8月份产品价格,调价幅度为每吨上调200元至400元,而宝钢的季度调价,幅度有时更是会达到800-1000元之多。

巨额港口存货是中方谈判砝码

来自钢铁贸易领域的专家昨天告诉记者,虽然此次与“两拓”的谈判没有实现原先的诉求,但是就宏观战略格局看,基本保证了已经维持数年的国际铁矿石谈判价格机制没有彻底破裂,价格远远低于现货矿的长期“协议矿”模式得以继续存在,这对于100%依靠“协议矿”的宝钢以及国内多家大型钢铁企业来说,意义不言而喻。

“Mysteel”钢铁网站分析师高波表示,对于两拓来说,谈判达到了大幅提升价格的目的,而且质量较差的PB矿也卖了好价钱;不过对于宝钢来说,它没有完全满足两拓的要求,目前即使加上海运费后的澳矿到岸价格,也比巴西矿石价格便宜10多美元。二者之间原本30美元左右的差价,是澳洲矿山企业希望补偿的,目前宝钢只满足了其中的12-15美元。所以,就微观的具体矿石价格看,宝钢的让步也是可以接受的。

而宝钢局部“取胜”、没有全盘接受对方涨价方案的主要砝码,就是目前居高不下的国内港口铁矿石存货。宝钢股份总经理伏中哲对此有较为深刻的洞察,他表示,“目前国内港口的铁矿石储量占去年全年总进口量的四分之一,也就是说目前国内港口铁矿石储量已经足够国内钢铁企业一个季度的生产所需”。

高波也认为,国内港口铁矿石库存的持续高位,是中方谈判的最大有利因素。他表示,两个多月来,港口高库存一直对现货市场价格形成压力,造成现货市场供过于求、销售低迷。关键进口数据证明,今年铁矿石进口的单一增长幅度,一直高于国内钢产量的增幅,因此“4月以来,国内铁矿石市场的价格在往下掉,即使不久前现货市场的主要供应者印度宣称将加征铁矿石15%的关税,也没有推动国内现货市场的报价和成交价走高”,这也印证了有关人士铁矿石市场可以摆脱三大巨头垄断、完全受供求关系影响的判断。

相关文章